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山东信息网 > 新闻 > 泓霖:水墨画家伏弘专访——君子若兰 “道”行天下

泓霖:水墨画家伏弘专访——君子若兰 “道”行天下

来源:未知  责任编辑:系统采编 发表时间:2014-10-20 14:55  点击:次  我要投搞

     初见伏弘,于保利大厦之厅。遥观一长发及肩之男子款步而来。挥手,确认彼此之身份,知其为今日目的之所在。

  虽是初见,却又似曾相识。伏君温和如煦之笑容,携儒雅之气仰面而来。其貌虽观之平凡,盛名实则早已远播千里。细详其人,见一饱经风霜之面容,其服饰简约之至,其步履稳健中正,其眉间蕴以云淡风轻,其谈吐频现亭兰之风。

  行至一茶馆落座,攀谈几许,甚是意气相投,话匣由此而开。  

 

  伏弘作品

  惑获之年

  提及心路之历程,伏弘眉头紧锁,遐思万千,“吾学艺书法二十年有余,全拜吾姐初时之鼓舞。吾姐之言至今余音绕耳,不敢忘却,乃才有后之斐然成绩。”

  原来,伏弘幼时便已钟情于书法,喜挥洒笔墨时之空灵感。偶然一日,伏弘趴于桌上习字,其姐路过而观之,甚奇,“予之字,尚可。勤以习之,甚好。可否成书法之大家乎,吾观而待之。”

  此甚简之言,长存于伏弘心间。伏弘与之书法,甚爱,甚勤。风光几载,流云变换。伏弘之书法卓有成效,于十里八村皆小有名气。逢年时节,自家及邻家之春联皆由其所书。此间,伏弘亦频频拜会本村博学之先辈,善学,善悟,终成其才。

  而后,伏弘入伍为兵。此前线之从戎岁月,为伏弘心智之磨砺予以不可替代之效。战火纷飞间,命悬一线。生死无常,朝夕间亦可见。伏弘曰:“观生死,阅离合,信步而来。不入其中焉知其味?固生亦何惘,死亦何惧哉?”伏弘后之发奋好学,“焚膏油以继晷,恒兀兀以穷年”,此德之塑,此性之显,皆因于此。

  闲暇之余,伏弘亦坚持习艺书法,愉情怡心。虽环境恶劣如常,虽无良师引导观之,亦自学而循循见长。“彼时,《书法报》初创不久,吾全观之而不漏其一。间或,因战事调动而无法收阅,亦于战事稳定之时,书信其报社,使其将残缺之页补寄而观之。此间之报纸吾至今尚存,乃吾之从戎岁月之见证。”伏弘眼角泛光,似落羽之苍鹰,虽痛却固执如昔,执意于一览众山,翱翔九天之上。

  为打开艺术之门,一窥传统文化之精髓,伏弘青年时曾发奋读书,依次读完马克思之《资本论》及诸多涉及西学之政治、经济、哲学、美学、文学等经典,由雪莱、拜伦之诗歌到歌德之《浮士德》;由黑格尔之美学到弗洛伊德之心理学。伏弘对文化之汲取,横跨中西,纵跨古今。

  随着对西方文化之研究深入,伏弘隐觉不妥。西方文化中并无其对自性追求之终极所在。思量几许,伏弘复回归中国传统文化之研究。

  从《易经》至老、庄、孔、孟思想之主流,从“百花齐放”到“百家争鸣”;从屈原之离骚到唐宋之诗词,从阳明之学到鲁迅批判之哲学。伏弘逐一而阅,尤重“心性”之见,渐有所感,渐有所悟。文化为几,他已清明无碍,传统为何,他已了然于心。“中国画是哲学的,中国画是境界的”,回首过往,伏弘顿觉其学,是以,明心见性。

    

  伏弘作品

  东西之学

  伏弘读书之时,亦未遗忘绘画,其大量欣赏古今之名画,求教于海内外之名家,深入书法其中,临古今之名帖,研宾虹之笔墨,尤重其内涵。何方画作蕴有高深之见,何方画作徒有其形,随观之愈多,体悟亦与日俱深,终了然于胸,一切尽在把握。

  谈及中西绘画之区别,伏弘思现今之人皆未明中国画之内涵所在,“吾等常谈之艺术无外乎点、线、面之构成,中国书法经几千年延续、发展、锤炼,早已具备传统与当代之审美素养,即点、线、面之审美内涵。中国绘画于点、线、面运用之最高真谛皆在书法其中,黄宾虹曾曰‘诀在书中’,此书便指书法。怎奈中国当下画家于书法之研究皆少之又少,更无论刻苦习之者。固当下书者、画者于绘画中常遇点、线、面转换之惑,进而难以为继,不能将中国文化之韵律流露于形。”

  梁漱溟曾书:“西洋文艺界有所谓写实主义,印象主义者,有如西画力求毕肖实物实景之类;而中国人反之,以为作画不在摹拟外界对象求其形似,却能创造性地表现自我内在的精神或意趣,故尔盛行写意一派而轻视“画匠”。此其趣尚不十分明显。除在末流上彼此各有所短之外,较核论之,西洋未免浅薄却踏实,中国画可能入于高深却显空疏。其分别正在前者从乎“身”而后者则向往乎“心”。如此观之,从身出发之文、艺皆向乎于心(这里的“心”是指中国文化内学体悟之心,是西方人心向往之的境界),从心出发之文、艺皆向乎于身(包括本身和身外)。”

  伏弘曰:“东西文化之诸多冲突皆在其出发点之不同。西学重科学,其观点为世间万物皆对立存在,需物竞天择,方能适者生存;东学重天人合一,谓世间万物皆互为依赖、互为依存,吾等需尊重自然,亲近自然,方达天人合一。陈传席老师亦有西方思想主‘克物’,东方思想住‘克己’之观点。可见,中西文化观念之差异在于其关注点之差异。

  二、三十年代,梁漱溟便曾预言:人类文明之去向第一期在西方;第二期中国;第三期在古印度。中国文化之博大、深邃、神秘与此得到吻合是必然。此观点引起吾等诸多思考,东西诸多智者亦感‘西方病了’,固复研究东方文化。怎奈外国人难以欣赏中国传统之文化,更无论中国画。中国画所包涵文、史、哲之博大精深,无良好汉学基础者无法予以恰当注解。外国人如是,中国人亦复如是。而观之当今学习中国画之大学生,进校前后基础科目皆为素描、色彩,此乃西洋画之体系。呜呼,吾等大学生许久之所饮原为“进口奶粉”乎?然母乳何在?固吾国之诸多美术生谈及外国绘画大师皆如数家珍,而谈及吾国古代之先贤及其画风皆哑口无言,吾国之绘画教育何其悲哉?

  吾国之年轻人恒以为传统文化乃保守、封建、不知变通之学。其实并非如此,中国传统文化乃为鲜活而极具生命力之文化,其蕴含之哲理、知识结构乃是生生不息,只怪吾等误读而已。文化必为文明兴起之源,人类诞生至今亦沉淀厚重之文化底蕴。文化其本身无对错,而在其研究方式、方向是否正确。文化本身亦无过时之说,而在其解读和应用的方式如何。吾等仍需学以致用之余更予以活学活用。

  然,仍需肯定西学之所长。但科学之发达并非文化之发达,更无论其文化是否有以内涵。若众人想修‘心’,吾依然提倡回归于中国文化。事实,政治、经济、战争、人力输出皆为文化之较量,是吾等观不见之较量。”

    

  伏弘作品

  复性之观

  伏弘认为研究中国文化最终仍需归结到“心”。他认为做任何事情,“发心”很重要。因为对于一切事情是非黑白之观感皆由内心所定。“是”与“非”不在其物、不在其事,而在其内心深处之“发心”点。 “古人常说‘即物见心’,意思是告诉我们,不要将‘发心点’过于关注在事物之上,如若如此本身便已落入下乘。‘心’被物所‘缚’,‘心’被物所‘累’。紫柏大师曾言‘人在心中不知心,鱼在水中不知水’。现今诸多人之所以患有抑郁症、精神分裂等病症,皆因其内心失衡。此类人群不知‘水’之存在,更不明如何控制内心之所向,固易生是非,继而因繁重之生活压力而染上抑郁等疾。”

  伏弘奉扬“为道日损,损之又损,方能得道”之言。他认为世人初生皆不是“圣人”,皆需不断学习,在其过程中学得辨别是非之能。伏弘十分推崇曾国藩晚年所作之《求阙斋日记》,此被后人誉为“完美”之大师,晚年仍孜孜不倦寻自身之不足,每日必省,力求通达圆满之境。“不似当今之人,稍有成绩便刚愎自用,自以为是。不自省,不自知,不自恃。殊不知离“大道”依然尚远!”伏弘如是说。

  伏弘认为,为人处世之圆满境界是为“圣人”,而“圣人”之境又分三重。其一,立德。即此人之德需高、心性需坚;其二,立功。此人需成就不世之功业,方能拓展其影响力,进而感化他人;其三,立言。立言之基础乃为足够之威信,固需上述两点为依托。俱往矣,数古今之圣贤,皆是如此。

  “当今世人皆谓‘出世’,以为不在社会生活,便能远离喧嚣,赢得内心之平静。殊不知此乃尔等一厢情愿之念想。”伏弘强调 “入世”非常重要,他认为只有先“入世”了方能“出世”。

  伏弘由衷赞叹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,“中国文化中既有儒家‘立业’入世之道,又有道家‘无为’中庸之道,更有佛家‘色空’出世之道。闻古今之名僧、名士,皆为博古通今之辈,学有所福而不固守其门,更不斥异家之说。俨然万法归一,融会贯通之状。因而其人皆能学以致用,融会贯通,成通达无碍之境,是以配之以‘高’于其名也。”

  伏弘接触画家诸多,闲暇之余亦感叹当今所谓画家于文化内涵之缺失。“读书修养对艺术创作之作用何其之重?然此等浮躁之世道,大多画家难以做到。此也是当今诸多作品单调、直白、空泛等问题之所在,皆因其无文化自觉。吾个人之见以为,多画乃是技巧上之熟练,难以产生足够多之内涵,技巧为表达思想之工具。读书少之人,所作作品亦只能在形而下之层面重复。多读书,其眼界和构建就愈高。当下青年画家者文化积淀不够有其客观原因,他们需解决生存之根本,固无大量时间读书,固他们内在之修为、定性亦很差,在西方文化之剧烈冲击下,他们渐或迷失自身之文化取向,附庸于俗套与跟风之流。”

  伏弘曰:“随当今世界文化融合之所向,世界之目光亦更多转向中国之文化。吾创建《复性艺术》之初衷,亦是本着为中国传统文化及书画艺术之复兴尽绵薄之力。欲复兴需先复性(性在古代指的是本体的意思),在‘性’上定格调,在‘性’上修境界。如无‘性’,何谈‘兴’?必是‘无根之木,无源之水’。”

  伏弘认为,研究中国传统文化,分为“知”与“行”两个层面。中国研究国学之学者和艺术家,大多只停留在“知”之层面,即仅仅了解这些知识结构。而真正研究国学需有大量时间体悟,更需诸般践履。明代著名“心”学大家王阳明先生曾提倡“知行合一”。中国之学者和艺术家在“知”之方面,有一定研究成果,但他们对于生活中“行”之感悟尚且不够。

  在研究传统文化与艺术创作上,伏弘坚持“知行合一”之态度,他喜好带着问题去做事,做任何事情前,他都会在思想上进行充足之准备,而后予以实践。  

 

  伏弘作品

  收藏之见

  谈及收藏,伏弘表示自身之收藏作品更多考究作者之思想与内涵。他认为作者本身对于中国文化理解层次之高低,将决定此作品文化承载量之多寡,而艺术品之最大价值,本为对于彼时文化之记录和反映。

  谈及当代画家中最为推崇之人,伏弘曰:“当代中国艺术领域,称‘家’者寥寥无几,大多乃为 ‘匠’。吾最推崇中国人民大学之教授——陈传席,吾以为其跟当代诸多艺术从业者于思想上有不可逾越之鸿沟。虽其画并非最贵,其流通并非最广,究其原因乃为当下之人文化素养浅薄,无与之相应思想高度,固不能理解其画中之‘美’。陈老本身亦读书良多,涉猎之内容囊括古今中外。最可贵之处在于其对艺术孜孜不倦之探索精神,创作中常常破旧立新,予人眼前一亮,大有‘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’之感。固吾以为,市场流通广之作品并非堪与收藏之作品。”

 

 

 

  伏弘作品

  关于艺术品收藏价值之体现,伏弘予以三点:

  1.文化含量多寡决定收藏价值。画家是否本身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很重要,能否把传统文化中的思想演绎、转化到作品中亦是非常重要。文化含量的多寡决定收藏价值。当然这也要求观赏者也必须有一定的文化水平,否则,画者画不出或者观者看不懂,都无法体现这件作品的价值所在。

  2.艺术比较增长画家价值。通过研究美术史,关注这些大师的作品,将自身作品与之比较,寻找与大师的差距所在,进而提升自我,提高所作作品的价值。

  3.社会流通决定作品价值。如果一个画家的作品只存在于画室中,不受社会的关注,没有流通性的话,是永远也无法体现其价值的。现阶段的人们过于回避“价值”的问题。

  伏弘认为中国当下艺术市场仍混乱无序,收藏者需据自身心性修为之高低予以收藏。因收藏者之境界不同,选择之藏品亦有不同。艺术品中仿造品良多,世人对于“辨别真假”之能力尚弱。“现今艺术市场与收藏市场皆混乱无序,电视台、报纸等诸多媒体急功近利,对非高雅之至之作品予以魔鬼式炒作,终至整个市场之浮躁与趋利。”

  伏弘常言,画家予自身之作品需合理定位,此参照画作本身文化含量之多寡与作者投注心血之多寡为准,画者切忌刻意“扩大”与“贬低”自身价值,胡乱定位。若不自知,初时予消费者伤害,但随消费者审美之提高,他亦不会继续关注此等“虚伪”之人所作之品,固画者终将承受因“普遍不认可”所带来之反作用力。

  害人者终将害己。自欺与虚伪,终不长远。“真”画者仍需“真诚”待人,于人于己皆负责到底,如此方为上上之道。

  造福于人方能造福于己。  

 

  伏弘作品

  对话:国之学决定境之潜

  泓霖:怎么看待近几年有人提出的“艺术科学化研究”的观点?

  伏弘:我感觉艺术本身和科学有很大区别。中国的艺术需要体味,科学的标准无法很好的去量化东方的艺术。这个观点的提出很有意味,但是真正实践起来,寻找到一个方法是很难的。

  艺术的思维方式偏向于感性,科学的思维方式偏向于理性。我们研究很多大家的作品,理性的分析,到后期把这些东西融合成自己的思想中,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,需要一个临界点,也就是所谓“灵感乍然闪过的那一瞬间”,将心中所沉积的对于艺术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。艺术创作时需要激情的,如果纯粹理性的去画画,那样的作品定然是索然无味的。 所以,我感觉科学无法量化艺术,尤其是东方艺术。因为灵感的发生是具有偶然性和不可知性的。如同牛顿头上砸落的那个苹果。

  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需要我们的艺术家有一个非常深入的研究和思考。探寻出属于自己的那条出路。

    

  伏弘作品

  泓霖:为什么中国画的题材大都是山水、花鸟、人物为主?

  伏弘:中国很多艺术家绘画的题材都是山水、花鸟和人物,其中人物又以高僧、高士为主。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由于中国自古以来就接收到各种“田园”、“隐士”思想的熏陶。儒、释、道三家文化都主张自修。其中道家提倡“清静无为”,佛家提倡“四大皆空”,这都是一种“出世”的思想。艺术家之所以内心倾向于“出世”,想过简单的田园生活,是因为他们觉得现代文明对国人内心的冲击太大,他们无法保持一颗平和的心去创作。中国由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不过短短几十年,好多国人的内心还是受到农业社会那种“男耕女织,自给自足”的影响颇多。例如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之所以流传千古,也是客观反映了中国人自古至今的内心所在。中国一直提倡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’的思想,提倡先尊重别人,再介入别人的主张,而非西方文化中‘物竞天择’的斗争式思想。  

 

  伏弘作品

  泓霖:您怎么看待国学对中式书画艺术创作的影响?

  伏弘:国学研究深了,思考的空间就会得到拓展。如同运动员举重一般,潜力开发出来后,举一般的重量会很轻松。如果没有经过深度的研究,画家的思维会受到局限。国学修养的高深将直接决定境界的高低以及潜力开发的程度。

  为什么画匠和艺术家有差距?因为画匠对同一幅画可以进行重复绘画,画出的一百幅没太大区别。但是艺术家可以根据同样一个场景,创作出一千副截然不同的作品。 例如莫奈画教堂,上午、中午、下午、傍晚、晚上,每个时间段画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。

  对境界的理解不同,对生活的感悟不同。  

 

  伏弘作品

  泓霖:您觉得当下中国艺术创作的弊端和瓶颈在哪里?

  伏弘:弊端在文化缺失方面,瓶颈在于画家、收藏者、运营商都没有良知,过于急功近利。

    

  伏弘作品

  泓霖:怎么看待艺术市场上仿造品的问题?

  伏弘:我不排斥临仿,因为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但是仿完了请记得写上自己的姓名。

  如果仿完了写的是别人的名字,无论对于去世的作者还是在世的作者,都是一种极不道德的行为,是一种侵权的行为,更是一种对人格和文化良知的亵渎。  

 

  伏弘作品

  (泓霖,又名伏羲后人,资深媒体人,知名自媒体作者,传统文化爱好者、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实践者)

    山东信息网 搜狐地方新闻联盟成员 中国互联网新闻网联成员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
    QQ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信息真实紧供参考 如有侵犯您的的权益 请与我们联系,在核实情况后立即删除!